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大龍擺尾!小龍昂首?

迎新送舊,在此先向讀者拜大年,恭喜發財,事事通達。

像徵器宇軒昂富貴萬千的龍年股市在26日封關,加權指數從兎年封關的7234點到龍年收攤的7906點共計漲升672點,漲幅有9.3%,頗符合龍年討喜的架勢,同時展現大龍擺尾的行情氣勢。那麼,過完春節長假後,像徵小龍的蛇年能否接棒昂首展腰呢? 我們可先回顧去年2/2筆者提供兩位專家的年度預測給讀者參考。

一、陶冬最新觀點 2012年市場展望  (瑞士信貸亞洲區首席 經濟學家2012-01-04)

 筆者認為2012年全球股市以低開起勢,第一季度即見歐債更新更大的危機,風險資產價格再創新低。央行救市,拉起市場信心,但是未必持久。至下半年,新興市場及歐債可能爆煲。潛在的利好驚喜,是美國房市復甦加速。潛在的利空意外,可能是銀行體系遭遇傳染式風險。股市表現以美股為佳。

 中國需求持續回落,令大宗商品繼續受壓,直至央行放水。農產品的表現應該是今年的一個亮點。黃金則估計低開高走,在主權基金的買盤和人們對貨幣政策失控的擔心中,突破每盎司2000美元的關口。

 2012年,有波段式行情,在大起大落中尋找機會。不過關鍵字是風險控制,保值保命

二、以下易經的預測是筆者一位扶輪社社友元月上旬對內演講的各項結論(卜卦時間為201215),筆者將重點整理如下,謹供讀者參考。

1、請示歐債危機之前途吉凶。結論:歐債危機前景很危險,45(:以下月份皆換算為陽曆)最混亂,67月有解體之危機,風聲鶴唳,延續至11月中旬後危機才逐漸趨緩。

2、請示2012年全球經濟景氣前途吉凶。結論:全球經濟很用心在努力求生存求成長,但外在環境突發之問題多,致成長矛盾,辛苦又緩慢,約在3%左右之成長率。

3、請示2012年台灣經濟景氣前途吉凶。結論:台灣經濟因全球經濟環境艱困之影響很大,幸賴台灣人民努力而得以維持小幅度之成長,約在3%之成長率。

4、請示2012年台灣股市前途吉凶。結論:2012年台灣股市整體趨勢不樂觀,23月加權指數尚有約1000點之漲升可能,但恐不易突破或站穩8000點,4月開始要小心,6月壓力大,8月最嚴重,可能跌破去年低點至6000點以下,要到11月才開始轉好。

 

比較經濟專家和易經大師的預測論點,都有賣點,筆者認為約有60%的準確度,還算及格。例如,經濟專家認為美國股市表現較優而中國較弱;易經大師判斷加權指數年初漲升趨勢但不易站穩8000點及11月後才開始轉好(大龍擺尾)。當然,從一個點判趨勢並不容易,能夠說出來分享更不易,他們的預測各有其充實理由加上個人多年的豐富體驗,吾人若能配合吾人對公司基本面的掌握就更為有利。相較有些掛牌公司老闆對其財務預測報喜不報憂及掛羊頭賣狗肉為股價的虛假投機行為,可就實在多了。

 

今年我這位扶輪社的易經大師社友在1/31股市7850點收盤時,對蛇年整體財經發展及股市起落又作了嚴謹功課,並將其心得於2/6演講時分享給眾社友。誠如去年文中他的預測聲明:以平常心看易經卜卦預測,就像是科技預測天氣,政府經濟專責機構預測景氣,房產專家預測房市等,都會因時空因素而作修正,易經的原理更是凡事皆依人、事、地、物、時、空而制宜。吾人可看看並評估,當作是另一項投資訊息。由於預測是針對加權指數,換言之是指宏觀面而非微觀面(各別掛牌公司),所以對於投資指數(如期貨選擇權、台灣50、大型權值股)的朋友較有參考價值。以下是這位易經大師演講中有關台灣股市和經濟景氣的評語:

1、台灣股市之前途吉凶: 整體股市前景有撐,股市投資氣氛熱絡,但過程有驚憂,操作之困難度高,農曆正月(陽曆2)開紅盤後便走低,在四(5)月底可能跌1000-1500點,大盤至6000點有撐而下半年六(7)月後又折回升,年底收盤在8000-8600點間。故上半年看差,下半年看好。並判斷金融股為主流,傳產股其次,旅遊行業平平,電子行業則衰退。

2、台灣經濟景氣前途吉凶: 整體經濟景氣低潮不振,加上農曆七月至十月重大之經濟政策事件或水災重挫景氣,險些跌至負成長,整體而言政府在經濟作為上還是有限。

 

如同許多法人投資機構專家對台灣指數的看法,高點大部都在8300-8600居多,而低點則不太願意說。筆者認為指數若過了8000點以上就該多檢視持股比重和其基本面是否對股價有抵抗力(即基本面持平VS股價漲幅小),或是有吸引力(基本面轉佳VS股價漲幅大)。由於去年上市公司獲利較前一年預計衰退二成左右,且進入三月將揭露去年財報和四月今年首季財報申報,在股市去年11月下旬已領先上漲8%-9%之際應該較為保守才是,尤其元月份證交所公佈整體上市公司本益比(PE)來到已有偏高趨勢的24倍,更值得我們留意。整體而言,估計蛇年的股市波動應該會較龍年大(高低點只有1314),若以1800點估算,預測加權指數高低點8600-6800,是否如此,有待檢驗,以上淺見也謹供參考而已。

蔡氏家族的金控較勁

最近閱讀了台灣著名作家司馬嘯青的大作-台灣五大家族和台灣新五大家族兩本著作(多年前發行),探討台灣一百多年來各大家族事業發展與發達的點滴和軌跡。歷史宛如一面清晰的明鏡,反射了創業者的智慧和膽識,其中的酸甜苦辣及興衰轉折確實令人玩味好奇,當然更值得吾人效尤與警惕。綜觀各大家族興旺的共同特質分別有以下幾點:

1、   創業者渴望功成名就的企圖心和執行力。

2、   創業家族兄弟手足情深團結打拼。

3、   營造綿密的政商關係和人情世故。

4、   建構門當戶對和多子多孫的家族網絡。

5、   培育後代出國深造及賣力傳授接班帝王術。

 


其實家族事業自古以來即綿延不斷,翻開中國歷史最大的家族事業就是手握至高權柄的皇室家族,在權力和錢利無邊下任何人都得臣服其麾下。推展到目前自由競爭的法治社會,往昔的皇權保護傘已不具作用,甚至變成包袱。相對的,各種型態的民營企業應運而生,而其中絕大部分可以看到家族事業的成份,這種血濃於水的血緣關係一直都是民營企業發達的重要根基,也是資本主義盛行的火苗源頭。將家族事業放大眼光觀察,在全球資本市場成熟熱絡區域皆可以找到以家族控股的大型民營機構,如全球知名的美國大型零售通路商沃爾瑪
(Wal-Mart)公司,即是由山姆沃爾頓家族控股高達約48%的上市掛牌公司,而台灣上市掛牌超逾40載的台塑(1301)公司也是由王氏家族控股超過30%。資本市場讓正派的家族事業如魚得水更具活力與潛力,能夠做大做強。然而,水能載舟也能覆舟,若家族治理無法和公司治理接軌,家族領導班子欠缺遠見和器量,不能召賢納才及財散人聚,很可能喪失競爭力,而逐步走向衰退路徑,甚至危機四伏被市場驅逐下台。

 


如何檢驗家族事業在資本市場的控制力和穩定性
? 筆者延續上篇以金控公司為題材對影響台灣金融市場既深且巨的蔡式家族兩家金控公司-富邦金(2881)和國泰金(2882)作探討。由於金融事業是各項生產事業及民生生計的活水中樞,也是信用累積的高槓桿行業(負債比率遠較產業高),其重要性可想而知,因此董監大股東的財力與誠信尤須受到檢驗。為能快速檢查家族金融控股公司的維穩利基,謹提供以下三項指標作比較。

1、   家族控股股東和董監持股率達到30%以上。

2、   董監持股和大股東(:金融業以5%為基準)設質比率低於50%,最好是零。

3、   歷年來的獲利能力穩定,沒有盈虧異常波動或盈餘變動激烈。


我們看看如下蔡氏家族的兩家金控公司,目前兩家公司的董事長是堂兄弟,他們的父親
(:富邦蔡萬才先生;國泰蔡萬霖先生,已故)和大伯蔡萬春先生(:前國泰信託蔡辰男先生父親,已故)是情同手足的兄弟,60年代一起從信合社、產險、壽險等胼手胝足打拼而建立了曾富可敵國的金融事業。1985年其大伯兒子主持的十信發生嚴重違規而被政府接管,連帶堂兄蔡辰男先生主政的國信也遭殃滅頂,這項家族金融違信案件讓他們的父親謹言慎行收斂鋒芒,經過多年以後,這兩家的金控大業已然成型,各自擁有壽險、產險、銀行、證券、和投信等重要事業,且資產規模及獲利能力在民營金控中名列前茅。

 


這兩家金控公司除了金融五大業務雷同外,另最為相四的是控股股東和董監持股率皆達到
30%以上,富邦不含台北市府持股約為31%,國泰約為36%(:大股東萬寶和霖園公司皆為家族控股股東),兩家有如此高持股率主係拜長輩的辛勤耕耘及擁股自重所致,它的優點是減少董監大股東的道德風險及增加外部人持股信心。不過,再觀察其他兩項指標時,發現國泰金頗有廉頗老矣感覺,尤其控股股東財力吃重氛圍。怎麼說呢? 其一在質押比率,在2012年底控股股東(萬寶和霖園)的設質比率分別高達95.67%87.18%,這兩家控股股東持股率可是高達33.7%,和過往比較,如此龐大質押頗不單純,相較富邦金6年來並無此問題,凸顯富邦家族財力較國泰家族雄厚且有迎頭趕上契機。

 


其次再看表二的歷年獲利和股價表現,
2008年是兩家強弱轉折點,之後富邦金獲利穩步爬升,而國泰金緩步溫吞。另比較各年底股價趨勢,也同步反應獲利的消長,長期的股價趨勢說明了兩家經營能力的質變和量變。為何五大業務雷同而EPS及股價卻唱反調呢?有一點很重要,即富邦金多年在現金流豐富的事業如行動電話(台灣大哥大)及有線電視轉投資很積極,這部份對EPS貢獻很有幫助。另外一點,富邦金的大家長還健在,經驗老到,教子有方,在重大經營戰略上應該會下指導棋。此外,富邦金過往以來肯大膽引用外部專業高管且充分授權,借力使力,克盡全功,不無關係。

 


企業競爭本來就是天經地義,有競爭才會激發潛力,即使如親兄弟到頭來還是要較勁,比強弱。想當年
(1989)國泰金曾飆到歷史高價1985元,聽朋友說富邦金家族曾在千元以上出脫了國壽股票得款上百億,以此為富邦金各項事業打下良基。如果有一天這兩家金控可以大一統,且能完全遵行公司治理精神為國為民服務,那富不過三代的古訓應該就能不攻自破。

 


富邦金和國泰金六年來董監大股東股權及質押率變化表
           
表一

公司

年度

(各年底)

實收股本

(億元)

董監持股率(%)

董監質押比率(%)

大股東名稱

大股東持股(億股)

大股東質押比率%

富邦金

(2881)

2012

952.6

23.1

0

北市府

13.41

0

2008

771.9

24.6

0

北市府

11.59

0

2006

771.9

32.8

0

北市府

11.59

0

國泰金

(2882)

2012

1086.5

2.4

1.15

萬寶(A)

霖園(B)

A: 19.64

B: 16.94

A: 95.67

B: 87.18

2008

973.7

15.5

6.53

萬寶開發

17.46

15.84

2006

920.6

15.6

6.87

萬寶開發

16.63

16.63

資料來源: 公開資訊觀測站。

 


富邦金
(2881)
和國泰金(2882)六年來業績和股價一覽表    
單位:新台幣元  表二

項目

公司

2013

1/25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2006-2013高低價(H/L)

股價

富邦

36.4

35.1

32.05

40.0

39.3

23.9

28.8

30.5

48.8 / 15.95

國泰

32.0

31.5

32.7

51.7

59.7

36.5

67.6

74.0

94.3 / 24.0

每股盈餘

富邦

-

3.51

3.39

2.10

2.47

1.41

1.87

1.09

-

國泰

-

1.56

1.08

0.45

1.14

0.23

3.34

1.19

-

1:富邦金高價出現在2011/08,低價在2008/10;國泰金高價在2007/07,低價則在2009/03

2:兩家金控2012EPS為公司自結數。

資料來源: Yahoo finance ,公開資訊觀測站。

王子的苦與痛?

元月六日前中信金(2891)董事長辜老先生在國際會議中心舉行告別式懷念典禮,參與人數有三千餘人,從達官顯要到上市公司老闆再至各界親朋好友冠蓋雲集相當壯觀,大家對辜老先生的功績和貢獻給於高度肯定。辜家是百年來台灣五大家族之一,至今仍就活絡興旺,尤其在兩位辜老叔姪團結努力下建構了美好家族江山。按理辜老的三位公子應該要傳承接班,任重道遠,繼續光宗耀祖,但是已過不惑之年的老大和老二其頭銜卻是分別擔任中信金慈善基金會和開發金(2883)文教基金會的要職(:老三擔任上市公司中租迪和董事長),這不禁讓人想起幾年前兩位王子各自在金融版圖競賽中的觸法落難事件。如果當年兩位英姿挺拔、聰明伶俐的帥哥才俊,能夠蕭規曹隨,遵循父親敬業穩重態度幹活,和遵守公司治理精神行事,相信現在的情況肯定是飛龍在天。


辜家兩位王子的苦與悶有他們的典故,不是三言兩語說的清,總結來說,這是家族事業壯大後遭遇兄弟競賽產生的插槍走火,以激進大膽手段進行金融版圖擴張而挑戰人情世故、法律底線、和公司治理,最後出現道德風險導致人財兩失。如果兄弟倆不是在金融事業競爭可能問題還沒那麼嚴重,因為金融銀行事業是特許行業,也是信用第一的高槓桿產業,主管機關甚至更高層對於過往金融掏空舞弊案件更是如鯁在喉相當在意。平實而言,兩位王子存在辜家聰明基因,才幹肯定是上乘,尤其早年其父親對他們的磨練更加深了獨霸一方的雄心大志。很可惜,當戰馬精壯結實時,主人無法完全駕御致成脫韁野馬,我行我素橫衝直撞,結果遍體麟傷。比較富邦金
(2881)也有兩位王子,相對的穩重和緩不躁進,也不與官鬥或纏,這應該和家中大老強勢及他們家族早年受傷(1985年十信案件)產生警惕作用有關。


兩位王子能否回到金控的戰鬥頭銜,短期內就金融行業特性和其違規案件解禁恐怕很難,他們目前應做的就是重塑形像,低調再低調和隱忍再隱忍有其必要
(:如大王子和壹傳媒的媒體重大交易就沒必要參加)。雖然他們現在很可能仍有實質影響力,不過和實至名歸的正式權力比較仍然是苦與悶。辜家在中信金的經營權是否會因王子無法回歸繼位而劃下家族傳承的轉折點,這是研究家族事業和公司治理人士的好題材。其實從上市公司家族事業的發展與接班態勢,如中信金案例,至少可提供以下啟示:

1、家族事業不一定非傳子不傳賢不可,尤其是金融事業。

2、台灣長期以來經營政商關係的利基在政黨輪替後已不是萬靈丹。

3、掛牌公司董監大股東應該崇法務實,遵行公司治理精神和法規。

4、掛牌公司的董監持股質押比率不該過度高漲,影響公信力。


上述第四點有關董監事設質比率是筆者從中信金觀察再行補充說明,所謂董監設質比率即是董監事因個人融資需要將持股抵押給金融機構,以質押股數除上董監持股數得之。通常掛牌公司的質押比超過
50%以上總會讓外部人懷疑董監事的實質財務能力和經營實力,如果股權槓桿非常明顯時(以低持股率取得經營權)更加深外部人疑慮,2011年公司法修正還增添條文,將董監設質股數超過持股數50%以上時,其超過部分不計入表決權,此即在制約董監事的道德風險。如下表一台灣15家金控公司去年底董監質押比率,明顯發現中信金的質押比率高到90.3%,而表二是中信金從2002年改制金控以來的歷年12月底董監設質比率,逐年攀升到令人好奇瞎猜;另外和辜家二少有關的開發金比率也達到62.08%(:質押數全集中在董事之的興安投資公司,其6.5億股中高達98.66%設質,此投資公司可能是辜家海外投資公司間接投資的)。雖然設質高不一定和股價完全負相關,且不一定會出現信用危機,只不過它是一個負面的非財務指標,當金控公司互相比美時,高質押比率就是扣分項目,這點提供讀者參考。一切有為法,應作如是觀。兩位王子若能改善其金控公司的董事設質比率應該是建立公信力的有利基礎之一。


  

                           



台灣15家金融控股公司2012年度獲利和12月底董監持股比較表     表一

股票代號

股票名稱

股本(億元)

董監持股比例(%)

董監質押比例(%)

2012全年EPS()

2013/1/18收盤價()

2880

華南金

862.51

25.47

0.05

1.03

16.85

2881

富邦金

952.69

23.10

0

3.51

36.30

2882

國泰金

1,086.54

2.42

1.15

1.56

31.90

2883

開發金

1,445.61

7.15

62.08

0.34

7.72

2884

玉山金

501.07

7.04

39.07

1.39

16.15

2885

元大金

1,001.62

4.64

30.86

0.70

15.05

2886

兆豐金

1,144.99

21.35

0

1.92

23.20

2887

台新金

761.65

3.45

39.30

1.27

11.60

2888

新光金

843.64

11.04

38.52

1.15

8.12

2889

國票金

255.29

8.94

0

0.55

9.85

2890

永豐金

761.22

5.51

0

1.24

12.60

2891

中信金

1,241.70

3.60

90.30

1.87

16.65

2892

第一金

812.54

21.17

0.06

1.25

17.55

5820

日盛金

294.52

52.17

0

0.66

8.34

5880

合庫金

812.67

32.20

0

0.93

16.35

資料來源;公開資訊觀測站、CMoney

: 2012年每股盈餘是公司自結數。


中信金(2891)歷年來董監持股質押比率(%)一覽表             表二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2002

90.3

88.7

78.5

89.3

92.9

86.0

84.9

82.5

68.9

57.5

53.4

資料來源;公開資訊觀測站

千線萬線不如內線?

最近因基金經理人代操政府相關基金而扯出的盈正(3628)公司內線交易和股價炒作案,後續多家基金公司和經理人被調查是否有類似案件,導致股市受到這些內線風雨吹襲,更形脆弱。考慮中美股市新領導人出爐後股市反趨弱勢,且全球經濟備受考驗,對於台股表現可能更要審慎看待。

 

所謂千線萬線不如內線,係指公司內部人在資訊不對稱下,對股價的走勢可以如魚得水般的操控並在其中獲得可觀利益。換言之,對於小型股本或股票籌碼集中的公司,我們看到的股價走勢圖(如日線圖),大股東若真想玩弄股價並從中謀利,其實是不難的。因為如此,相關證券法規才會對董監大股東做出規範,其中在證券交易法157-1即是眾所周知的內線交易條款,一旦違反其民事與刑事責任自然很難善了,但這些法規真能遏止掛牌公司董監大股東行為嗎?

 

157-1條第1項規定,受規範對象實際知悉發行股票公司有重大影響其股價之消息時,在該消息明確後,未公開前或公開後18小時內,自行或以他人名義買進或賣出該公司股票或其他具有股權性質之有價證券,即有可能構成內線交易。準此規定,甚麼樣的訊息才是重大影響其股價之消息? 基本上凡涉及公司財務、業務、及市場供求之消息皆屬重大,例如以下狀況:

1、辦理減資、合併、收購、分割、股份交換、轉換或受讓等投資計劃。

2、發生內部控制舞弊、非常規交易或資產被掏空。

3、取得或處分重大資產。

4、上市()股票有被進行或停止公開收購者。

5、上市()股票有重大違約交割、變更原有交易方法、停止買賣或終止上市()之情事者。

 

另外在證交法155條對上市()之有價證券也有禁止行為的規範,即所謂的股價炒作之禁止行為,其中第1項的第4點是我們常看到的,意圖抬高或壓低集中交易市場某種有價證券之交易價格,自行或以他人名義對該有價證券,連續以高價買入或以低價賣出

 

誠如上述,掛牌公司最常遭遇且罰則最重的就是違反前述兩條法規,刑事責任的有期徒刑達到3-10年。雖然如此,歷年來還是有偏差行為的董監大股東(內部人)或是基於職業或控制關係的準內部人前仆後繼的為股價拼命而觸犯法規。其中很出名的翁大銘在洪福證券炒股致重大違約即屬之,另外號稱台灣創投教父的普訊創投董事長柯文昌,於2006年因購併綠點公司獲利4.7億元而吃上內線交易官司,於201010月被台北地方法院判刑9年罰金1億元。這些知名人士難道不知這些法規內容與刑責嗎?顯然不是,最重要原因還是被快、穩、狠的重大利益沖昏了頭,想運用剛強好勝性格挑戰法律底線。由此可見155條和157-1條是為保護外部人正常投資決定而制,算是平民條款。如果執法不嚴,在資訊不對稱下,外部人士豈不淪為刀上肉。

 

就像手掌手指頭各有長短,市場本來就很難做到公平公正,能夠讓重要法規發揮效果還真的需要股價異常演出,才能一窺內部人或準內部人的貪婪,貪婪的狠勁愈強從股價漏出的破綻就愈多,任憑董監大股東如何會劃股票線,終就紙包住火且一發不可收拾。所以,開頭我們說到的盈正案,若基金經理人沒有拿政府基金當火把介入操作蒙受重大虧損,其實事件還不易擴大。因為盈正在201099日掛牌前半年基金經理人利用職務調研之便即知生產太陽能轉換器的盈正在下半年業績會有爆發力而私下先行在興櫃大量買進,再運用業績成長當令箭調動政府基金於掛牌後伺機而動。果不其然,盈正2010年各季EPS分別為1.24元、4.63元、8.081.18元,全年EPS 15.13元,配合資本額僅4.5億元和3Q爆發力強勁業績,因此在9/9掛牌前興櫃價格早已在各方人馬哄抬下一飛衝天,導致上市掛牌價格高達500,但掛牌後上衝至9最高價565元後即節節敗退,當時3Q財報高獲利都還沒公部,但股價已先行示弱,可見內部訊息的威力(預期4Q業績大幅衰退)。投信經理人在盈正股價酒醉正酣時投入大量政府代操資金,且買高賣低認賠殺出,同時間相關的操作人士卻秋收獲利。

 

由上觀之,盈正案明顯牽涉的是投信人員違反投信法規和證交法155條股價炒作行為,至於內線交易則還要仔細調查。因此,說股價異常表現是這些炒作人士的照妖鏡一點都不為過。2010年和盈正同期間同模式炒作的上櫃股票唐鋒(4609)如出一轍從6月到8月底股價從約30元炒高到300元,最後還是春去春又回。這些炒作受傷最嚴重的還是欠缺正常判斷的小散戶居多,如果主管機關執法不嚴,市場就很難步入正軌。所以,千線萬線不如內線的前提是相關人士要確實遵行法規,讓股價在資訊透明化下正常運行。否則,內線消息將出現反噬效果,傷害公司治理能力,破壞公司生存命脈,相關人士亦將付出慘痛代價。

雍正皇帝的內部控制

有一回上課提供了一則由KPMG調查有關舞弊偵查方法之有效性方案,方法分別有:1、內部控制;2、內部稽核;3、員工檢舉;4、主管機關調查;5、會計師查核(如下表)。請問預防舞弊哪些方法最為有效?這其中123等三種屬於內部方案,45方法則屬外部。毫無疑問預防舞弊一定是由內部人主動與主導(即董事會)才能收防微杜漸之功效,等到要外部人介入時可想而知應該是東窗事發了,而且會計師的查核目的並不是衝著舞弊而來。因此,前述五種方法的有效性按KPMG調研結果就如同它們的排序,重視內部控制為最優,而等待會計師查核為最後。

 

雖然企業各個環節的內部控制綱舉目張綿密細膩,但不保證其成效就一定顯著,重要的還是主事者能否帶頭運行並遵守奉行。其實公司的敗壞都是人物偏差行為所致,只有從最高當局以身作則並雷厲風行才能收到上行下效的預防成果。筆者講演中另舉例中國歷史人物滿清王朝雍正皇帝如何力行他的皇權內部控制。

 

嚴謹的說,雍正是中國歷史皇帝中認真負責、勤勉賣力的CEO,把一天當三天在用,雖僅在位13(:1722-1735享年58),但由於他的強烈使命感與強勁執行力,才能讓乾隆享有60年的太平歲月,所謂的康乾盛世,其實雍正的功績要記上一大筆,他扮演著承先啟後、功不可沒的重要角色。雍正在眾阿哥當中並不是武將出身,但他重用13阿哥及漢人年羹堯,尤其這位年大將軍王更是雍正一手扶持,恩威並重照顧有加,讓雍正在皇權控制上無後顧之憂。不過,人在戰功彪炳又具堅固靠山時總會志得意滿,狂妄自負,桀傲不遜,忘了自己是誰。當年羹堯在西北打了大勝仗凱旋回京,眾臣向他跪禮他卻無動於衷,且雍正召見他的重要將領時,不聽皇上號令而只聽年羹堯的軍令,這讓長期處在皇權爭鬥中的雍正很是敏感與警覺。在此同時,有位其貌不揚的吏部主事名叫孫嘉誠卻剛正不阿,不顧年某是屬雍正的愛將,公然向皇上大聲疾呼要彈劾年大將軍,說他是奸臣所以京城才會久旱不雨。雍正聽了當然很是不爽,責孫某去午門跪求雨去,孫嘉誠聽命在大熱天下跪求雨,過了幾個時辰皇天居然站在孫某這邊下起大雨,這讓雍正很不是滋味,他的愛將居然被老天判定是奸臣,在察言觀色其他臣子後讓他對年羹堯起了警覺之心,同時對孫嘉誠的忠心與能力也明壓暗褒,將之拔擢為三品的都察院監察御史

 

於是乎,雍正做了妥善的內部控制,他擔心年羹堯這個大將軍王在外擁兵自重威脅皇權,就請這兩位怒目相對的愛將餐敘,一方面杯酒泯恩仇,另一方面當著年羹堯說,派孫某到年某那管理軍務,孫某忠心耿耿不知皇上真正用意,但年某身經百戰哪有不知雍正意圖,但也只能對其主子點頭示意。雍正用兩位不對盤但都對其效忠的棋子互為內部控制,一個是矛,一個是盾,兩者合一即是雍正最好的攻防利器,如果矛或盾出狀況,雍正的內部控制也能亡羊補牢以免傷害擴大。果不其然,在雍正下江南巡察他的新政推行成效時,西北傳來警訊,年羹堯藉故將孫嘉誠殺了,這一殺,也殺了雍正對年某牢不可破的信任與特殊關係,之後,年羹堯官銜被連貶帶降,後來他仍我行我素不理天威而被雍正賜死。

 

雍正的內部控制與集團公司大老闆的內部控制是異曲同工的,當集團大老闆無法對子公司親臨問政時,他一定會學雍正這套內部控制,進可攻退可守,安全有保障。

 

舞弊偵查方法之有效性 (KPMG調查)

方法

2003

1998

1994

內部控制

77 %

51 %

52 %

內部稽核

65 %

43 %

47 %

員工檢舉

63 %

58 %

51 %

主管機關調查

19 %

16 %

8 %

會計師查核

12 %

4 %

5 %